村头一只阿尼甲

震惊本丸!审神者变身刀剑男士究竟是....(2)

今天的近侍是压切长谷部。

灰发的打刀身姿挺拔地站在审神者房间门口,正准备开口询问镜今日的安排,薄纸一般的障子门唰一下拉开。

打刀青年还未来得及深想,一只佩戴着白手套的手就已然搭在了半开的门上,一个分外眼熟的身影出现在长谷部的面前。这明显就是另一个压切长谷部。长谷部冷静地想。

!?怎么可能冷静!主的房间里怎么会出来一个男性!

纯黑的皮鞋停在他的身前,那位熟悉又陌生的打刀开口了,“长谷部。”连声音也完全一样吗,可以排除假扮的可能性。长谷部沉思。

“长谷部?”声音的主人似乎是在疑惑为什么长谷部没有回应,又喊了他一声。明明是和长谷部一样低沉有力的声线,却不知为何带上了一丝甜软。就像他们的主人,那个小姑娘一样。

停、长谷部,你的主人是不可能变成一个糙汉的!长谷部勉勉强强止住自己奔飞的思想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长谷部把手按在深红的刀柄上,一副有危险随时会拔刀的姿势。

面前的那个‘长谷部’看了看他,不太能理解他为什么这幅姿态。‘长谷部’眨眨眼,在家养长谷部惊悚的眼神下嘭地一下变回了那个娇娇软软的姑娘。

长谷部凭着被称为‘梦幻坐骑’的机动,直冲到他主人跟前。

“主,您怎么了?!”长谷部焦急。
小姑娘抬头看看长谷部,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呀?她踮脚伸手拍拍长谷部的肩膀,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,“长谷部呀,这只是我的能力而已。不许说出去。”

灰发打刀一向以主命至上,既然镜已经这么说了,他也只好点点头应允。

见他答应了,小姑娘松了口气。她可不想这么早就被捅出去。镜显然很愉快,哼着走调的歌,又变回了’长谷部‘,兴高采烈地去找其他人了。

长谷部少见地没有跟上去,他看着越蹦越远,活像幼儿园小朋友出游的‘长谷部’的背影,表情沉痛。

主开心就好。



震惊本丸!审神者变身刀剑男士究竟是....(1)

审神者是一个代号为镜的小姑娘。

小姑娘天生生得一副好模样,娇俏懵懂的样子宛如枝头绽放,最娇艳的一朵玫瑰。

可惜内里却是个极其喜欢玩闹的性子。镜刚来本丸的时候,顾及着刀剑男士的心理,特意收敛了自身调皮活泼的性格。只乖乖巧巧地坐在那里,听着初始刀歌仙兼定的介绍。

歌仙兼定一边跟小姑娘说着,一边却忍不住心里那股想把小姑娘抱进怀里使劲揉搓的冲动。....真是太不风雅了。歌仙兼定无奈地抚了抚额前那缕额发。

刀剑男士被审神者用灵力呼唤至尘世的那一刻,便产生了对审神者天然的喜爱与依赖。更何况审神者又是个不谙世事天真可爱的姑娘呢。

直到几个月后,审神者镜已经拥有了大部分的刀剑,更是凭借着极欧的手气锻到了大多数稀有刀。

因着审神者的外表和性格,刀剑们自然的亲近着她,时不时就有短刀跑来找她撒娇,甚至是一些打刀、胁差们偶尔也会来凑个热闹。

镜是个特殊的小姑娘,因为她拥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能力。类似于小时候大家都喜欢看的动画片,魔卡少女樱里的镜牌,能够将自己变成其他人的模样,就连声音也能原模原样的复制。

从小就热爱玩闹的镜利用自己的能力,经常变成她哥哥树的模样出去大闹一场,偏偏她哥哥也乐意宠着她。每次惹出了事来父母找上门时,树就替她顶着,大包大揽地领下妹妹给的大黑锅。

所以....

镜看着一众刀剑男士,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。


黄少天怒对后辈竟是为了....

*周黄
*名朋产物
*周泽楷视角

黄少天头发湿漉漉的,走一路水也跟着滴了一路。他倒没注意这些,手上揣着条毛巾哗哗撸了两把头发,水花四溅。他没有再动作的意思,反而找了个凳子一屁股坐下,单薄薄的浴袍粗粗裹在身上,随着动作摇摇欲坠。

刚洗过的头发被水揉巴揉巴黏在一起,配上他萧萧瑟瑟望天的背影,倒像极了撒娇失败委委屈屈的大型猫科动物。...喔,好可爱。有些想笑,于是也就笑出来了,哈哈两声把黄少天吓得不轻。

“我靠我靠周泽楷是你在笑吧你再笑个给我看看!”

“...啊,对不起。”
尾音微颤难掩笑意,干巴巴的道歉显得格外没有诚意。他见状也无法,故作凶狠瞪了几眼自己,气哼哼转头。这时候只能上赶着伺候,掏出预备的小电吹风插上电源,轰轰的暖风直抚上他的头发。

柔软的发丝被吹的张扬翘起,一摆一摆的。好不容易抑下的笑点又生机勃勃复苏,没忘记刚刚的事,只小声笑了几下。黄少天听见了,嘟嚷几声没了下文,脑袋一点一点的,一副困极的模样。

推推他的肩膀,吹完再睡。他迷迷糊糊应了几声,也不知听没听进。正好头发吹干了,将手上的电吹风往桌上一放,半拖半拽地把黄少天从凳子上拉回床上。

把他裹裹好塞进被子里,也有些困意上涌,于是径直躺倒在他旁边,闭着眼摸索着关上灯,睡了。

....嗯,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