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头一只阿尼甲

黄少天怒对后辈竟是为了....

*周黄
*名朋产物
*周泽楷视角

黄少天头发湿漉漉的,走一路水也跟着滴了一路。他倒没注意这些,手上揣着条毛巾哗哗撸了两把头发,水花四溅。他没有再动作的意思,反而找了个凳子一屁股坐下,单薄薄的浴袍粗粗裹在身上,随着动作摇摇欲坠。

刚洗过的头发被水揉巴揉巴黏在一起,配上他萧萧瑟瑟望天的背影,倒像极了撒娇失败委委屈屈的大型猫科动物。...喔,好可爱。有些想笑,于是也就笑出来了,哈哈两声把黄少天吓得不轻。

“我靠我靠周泽楷是你在笑吧你再笑个给我看看!”

“...啊,对不起。”
尾音微颤难掩笑意,干巴巴的道歉显得格外没有诚意。他见状也无法,故作凶狠瞪了几眼自己,气哼哼转头。这时候只能上赶着伺候,掏出预备的小电吹风插上电源,轰轰的暖风直抚上他的头发。

柔软的发丝被吹的张扬翘起,一摆一摆的。好不容易抑下的笑点又生机勃勃复苏,没忘记刚刚的事,只小声笑了几下。黄少天听见了,嘟嚷几声没了下文,脑袋一点一点的,一副困极的模样。

推推他的肩膀,吹完再睡。他迷迷糊糊应了几声,也不知听没听进。正好头发吹干了,将手上的电吹风往桌上一放,半拖半拽地把黄少天从凳子上拉回床上。

把他裹裹好塞进被子里,也有些困意上涌,于是径直躺倒在他旁边,闭着眼摸索着关上灯,睡了。

....嗯,晚安。



评论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