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头一只阿尼甲

震惊本丸!审神者变身刀剑男士究竟是....(2)

今天的近侍是压切长谷部。

灰发的打刀身姿挺拔地站在审神者房间门口,正准备开口询问镜今日的安排,薄纸一般的障子门唰一下拉开。

打刀青年还未来得及深想,一只佩戴着白手套的手就已然搭在了半开的门上,一个分外眼熟的身影出现在长谷部的面前。这明显就是另一个压切长谷部。长谷部冷静地想。

!?怎么可能冷静!主的房间里怎么会出来一个男性!

纯黑的皮鞋停在他的身前,那位熟悉又陌生的打刀开口了,“长谷部。”连声音也完全一样吗,可以排除假扮的可能性。长谷部沉思。

“长谷部?”声音的主人似乎是在疑惑为什么长谷部没有回应,又喊了他一声。明明是和长谷部一样低沉有力的声线,却不知为何带上了一丝甜软。就像他们的主人,那个小姑娘一样。

停、长谷部,你的主人是不可能变成一个糙汉的!长谷部勉勉强强止住自己奔飞的思想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长谷部把手按在深红的刀柄上,一副有危险随时会拔刀的姿势。

面前的那个‘长谷部’看了看他,不太能理解他为什么这幅姿态。‘长谷部’眨眨眼,在家养长谷部惊悚的眼神下嘭地一下变回了那个娇娇软软的姑娘。

长谷部凭着被称为‘梦幻坐骑’的机动,直冲到他主人跟前。

“主,您怎么了?!”长谷部焦急。
小姑娘抬头看看长谷部,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呀?她踮脚伸手拍拍长谷部的肩膀,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,“长谷部呀,这只是我的能力而已。不许说出去。”

灰发打刀一向以主命至上,既然镜已经这么说了,他也只好点点头应允。

见他答应了,小姑娘松了口气。她可不想这么早就被捅出去。镜显然很愉快,哼着走调的歌,又变回了’长谷部‘,兴高采烈地去找其他人了。

长谷部少见地没有跟上去,他看着越蹦越远,活像幼儿园小朋友出游的‘长谷部’的背影,表情沉痛。

主开心就好。



评论

热度(8)